我都要考验一个月

2017-12-04 12:46

北方部队,像刘汝明、孙连仲和我的部队,老兵多,很有义气,班长大都为老兵,士兵称之为头目,很受士兵的尊重,部队团结,骁勇善战,还真的给日军一点苦头吃。抗战时期逃兵很多,都乱跑,禁止不了,流动的很快。当时的兵役体系不健全,由后方补充师、队解缴的兵都不监交,有些死的兵也要你点收。

民国十九年中原大战期间,中央尚未派任军官入我部,都还是老部队。到了民国二十三年剿徐向前部时,中央即有调派少数军官进来,因老部队容不下这些人,先是政工人员,及副主官,如副团长、副营长之类。徐源泉用人大多是用引援进来的,有些是徐的湖北同乡,或是声誉好的,若要强加硬行调派是没有用的。我自己亲任部队长时,则硬要中央多分配一些军官来,我在陆大毕业后,当时我部已属中央部队,就极力要求中央多分配一些军校毕业生分发我部,因那时军校学生有限,分发采分配制,一个军仅分配几个,就要求中央军校教育长陈继承多分配给我一些。当时军校素质差强人意,都是老教官,程度不高,学生有些是高教班,调训生,所以军官学生分配进来,我都要考验一个月,在演习时考验他们指挥部队的能力,都不行,因为真正作战时,有人、物、技术等各种关系,在学校只学到一些原则,只是皮毛,无法实际运用在战场上,所以下部队都要重新学习实务,我就提倡一个口号“毕业不是学会了,毕业后才会学。”打仗时,士兵的死伤多,形成官多兵少的情形,我就将闲职军官组成军官队,新兵补充后,再给予实职。我人事任用也合理,升迁调补由主管决定,少校以上归军部管,少校以下全军轮流。负责人事、军械业务的军务处只办手续。升调官职的公文呈报中央,军委会铨叙厅核准后,我立刻予以补官。所以我部军官的官与职都是相称的,不像有些部队干部升职却未补官,等于未实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