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

2017-11-09 06:57

在开封市中院刑二庭副庭长吕建军的印象里,刘庭长的身体一直不好,很怕冷,夏天天气热得不行,刘庭长有时候甚至还穿着秋裤。长期吃药,但从未住过院,坚持在一线。

开庭戴尿不湿?谁信啊?在一些知名网站上,很多网友都提出了类似的质疑。

李鸿斌说,全国知名的开封918文物盗窃大案审判时,他就是审判长。平时他对工作和下属要求严格,对裁判文书逐字逐句把关,有时甚至把年轻人吵哭,但在他的领导和言传身教下,刑庭培养出数名基层法院院长和中院中层干部。

昨天上午,众多媒体记者来到开封市中院,希望见见这位已退休的尿不湿法官当事人刘庭长,然而,意外的是,刘庭长说啥也不愿意,更不愿自己的名字在报道中出现(为了尊重当事人,本报只以刘庭长代替)。

在刑事审判中,一些重大案件因案情复杂,被告及辩护人众多导致开庭时间长,当事人在庭审中可以示意法官,得到允许后可以离开法庭解决个人问题。但是,如果法官尤其是审判长在庭审过程中因个人问题而休庭的话,就需要清空所有的庭审参与人员。再次组织庭审至少需要30分钟,这就造成庭审的连续性中断,有失法庭尊严,严重影响庭审效率。

昨天,记者随省高院来到开封市中院寻找这位尿不湿法官,但这位法官已退休,本来就低调的他不想成为焦点,不过,通过他的同事,这位法官的真实一面逐渐清晰。

法官审冗长案件中途能否解决生理问题?如何保证重大案件庭审的严肃性和连续性?一起来听听一线法官咋说的。

今年4月10日,省高院院长张立勇在豫法阳光微博拓展座谈会上没有点名提到了一位尿不湿法官引来网友的关注,网友们有夸赞也有质疑,质疑者占大多数,认为法官为啥要戴尿不湿,想上厕所完全可以休庭啊,没必要这样作秀。

当天下午,媒体同行多方联系到一位刘庭长曾经的女同事,现在和他是邻居,她答应带记者去刘庭长家,但是,心里也没有底。

因为刘庭长严谨的工作作风,开封市中院刑庭审判的案件很少被发回重审或改判。

当然也有理解和同情这位尿不湿法官的。一位网友发帖说:戴尿不湿是很享受的事吗,谁没事戴个尿不湿干什么。

他开庭戴尿不湿的事啊,我们早都知道了。从开封市中院的很多法官那儿了解到,原来刘庭长的事在当地早已不是啥秘密。

很多一线的刑庭法官也透露开庭的苦衷,庭审中,他们很少因解决个人问题而休庭,在重大庭审之前,法官都会在前一天有意控制自己的饮食,甚至当天的早晨起床后不再喝水,庭审中也只是湿润一下嘴唇而已。

今年4月10日,张立勇座谈会上无意中透露了一位尿不湿法官的审案经历,不承想成了网友议论的焦点。

开封县法院院长李鸿斌说,他是前开封中院刑庭的审判员,而刘庭长是他的领导,今年62岁,他特别低调,性格倔、工作特严谨,一有空仍不忘加强法律业务学习,办公室的书柜上全是法律专业的书籍。